88彩票APP下载 > 武侠修真 > 云疏 > 第八百八十七章

第八百八十七章


88彩票APP下载 www.0wr26.com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平遥现在表示,自己很委屈。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做,偏偏要被这样的目光对待着。宝宝好委屈,可是宝宝不敢说。

    平遥依旧是单膝跪着,不过,林云蘅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了。

    “笑什么,怎么了?”桦不满的问道。

    为什么目光要停留在这个人的身上?这把剑的身上?他有什么好的么?有什么比自己优秀的地方么?为什么不多看看他?

    许是桦这个样子,逗到了林云蘅了。

    林云蘅一时间,笑的前仰后合的,比之前更厉害了。

    “小傻子,你在想什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林云蘅直笑的喘不过气了。

    话一说完,林云蘅便止住了笑。

    她刚刚,干了什么样的蠢事??!

    她居然喊一个王者之剑,为小傻子!

    咳咳,现在收回这个称呼,还来得及么?林云蘅苦哈哈的想着,只希望刚刚桦出神,并没有听到这个称呼。

    “你叫我小傻子?”桦却是就住了这个问题问着林云蘅了。

    林云蘅顿时是一脸菜色了。

    完蛋了,这是。就这么的被逮着了。自己是不是,得等待着萧疏师兄的营救了?林云蘅现在,只能这么的调侃自己了。

    沉浸在紧张气氛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虽然桦是盯着这个话题不放了,却没有半点的想要就此为难林云蘅的意思,只是不可置信,还有点窃喜。

    跪在他们身边的平遥却是不想再听下去了。

    完了完了,王上被人喊了小傻子了,居然还不生气!自己听到了这么重要的机密,会不会断剑灭口??!

    此刻,平遥的内心是崩溃的。

    早知道,自己也会像紫清那样,寻着一个理由,然后,推了带林云蘅见王上的事情,这样子,不好么?现在,平??煲蠡谒懒?。

    然而,千金难买早知道,千金难买后悔药。

    当初脑抽时候犯了的傻,现在,就来慢慢地后悔着吧!

    人生如梦??!还不如当一把什么都不知道的、浑浑噩噩的剑来的幸福呢!

    一直追求着化成人形的平遥,头一次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然而,他确实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平遥现在表示,自己很委屈。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做,偏偏要被这样的目光对待着。宝宝好委屈,可是宝宝不敢说。

    平遥依旧是单膝跪着,不过,林云蘅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了。

    “笑什么,怎么了?”桦不满的问道。

    为什么目光要停留在这个人的身上?这把剑的身上?他有什么好的么?有什么比自己优秀的地方么?为什么不多看看他?

    许是桦这个样子,逗到了林云蘅了。

    林云蘅一时间,笑的前仰后合的,比之前更厉害了。

    “小傻子,你在想什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林云蘅直笑的喘不过气了。

    话一说完,林云蘅便止住了笑。

    她刚刚,干了什么样的蠢事??!

    她居然喊一个王者之剑,为小傻子!

    咳咳,现在收回这个称呼,还来得及么?林云蘅苦哈哈的想着,只希望刚刚桦出神,并没有听到这个称呼。

    “你叫我小傻子?”桦却是就住了这个问题问着林云蘅了。

    林云蘅顿时是一脸菜色了。

    完蛋了,这是。就这么的被逮着了。自己是不是,得等待着萧疏师兄的营救了?林云蘅现在,只能这么的调侃自己了。

    沉浸在紧张气氛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虽然桦是盯着这个话题不放了,却没有半点的想要就此为难林云蘅的意思,只是不可置信,还有点窃喜。

    跪在他们身边的平遥却是不想再听下去了。

    完了完了,王上被人喊了小傻子了,居然还不生气!自己听到了这么重要的机密,会不会断剑灭口??!

    此刻,平遥的内心是崩溃的。

    早知道,自己也会像紫清那样,寻着一个理由,然后,推了带林云蘅见王上的事情,这样子,不好么?现在,平??煲蠡谒懒?。

    然而,千金难买早知道,千金难买后悔药。

    当初脑抽时候犯了的傻,现在,就来慢慢地后悔着吧!

    人生如梦??!还不如当一把什么都不知道的、浑浑噩噩的剑来的幸福呢!

    一直追求着化成人形的平遥,头一次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然而,他确实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他修炼成人形的里面的心脏还是很脆弱的??!王上,咱打个招呼,咱能好好的说话么?能不要这么的吓唬人,好么?

    他还是一个只有三百岁剑龄的宝宝??!

    不过,桦并没有听到平遥的心声,他只是期盼的看着林云蘅,希望她可以点头应允。

    在这个御剑池里面,他已经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久远到,他已经快记不得很多的事情了。甚至,在他的脑海中,还有着这么一道声音在诉说着,说御剑池其实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产生的,而产生的目的,便是将他束缚在这儿,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这使他的使命,这是他的荣耀。荣耀,即吾命。

    当他看到林云蘅的时候,或者说,感觉到林云蘅要来这儿的时候,便开始试着让自己醒过来,全面的醒来,而不像平时小打小闹的样子,就清醒这么一小会儿,然后再度的陷入沉睡。

    自己想要等的人,既然已经来了,那么,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

    桦看着他带了上千年的地方,没有丝毫的留念。

    “平遥,以后,着御剑池,便由你来给我看着吧!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怎么找我的?!辫氲姆愿雷?。

    现在的他,才像是一个上位者!那么的威武霸气!

    平遥点点头,领命,缓缓地离开了这一小块儿的地方。

    王上,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所以他现在就算想劝劝王上,不要就这么的离开御剑池,离开他们这些剑,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反之,还很有可能引起王上的厌恶。

    他能做的,便是领命,好好的给王上看着这御剑池,不让它出什么乱子麻烦王上。

    既然无法留下你,那么,就让我来将你的这一方土地,管理的更好吧!

    感觉到平遥的离开,想着,终于让这把碍眼的剑走了,不要再抢林云蘅的视线了,桦此时特别像一个小孩子,喜滋滋的。

    “我们准备走吧?”桦提议道。

    林云蘅现在,很无奈了。说实在的,如果能将这么一把剑中之王给带出去,那对她来说,肯定是一大助力,只是,确定,她就这么的带着桦出去?真的方便么?

    带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出去,会不会要被说什么的?

    林云蘅表示,她还是有点担心的??!

    似乎是看出了林云蘅的担心了,桦微微一笑,“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就这么的跟着你出去?”

    林云蘅一愣,不知道桦是怎么看出自己的心思的,微微一愣,随即又点了点头。

    点头就点头嘛!反正这个事情,她是不想接下来的。原因很简单,伤脑筋。

    他修炼成人形的里面的心脏还是很脆弱的??!王上,咱打个招呼,咱能好好的说话么?能不要这么的吓唬人,好么?

    他还是一个只有三百岁剑龄的宝宝??!

    不过,桦并没有听到平遥的心声,他只是期盼的看着林云蘅,希望她可以点头应允。

    在这个御剑池里面,他已经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久远到,他已经快记不得很多的事情了。甚至,在他的脑海中,还有着这么一道声音在诉说着,说御剑池其实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产生的,而产生的目的,便是将他束缚在这儿,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这使他的使命,这是他的荣耀。荣耀,即吾命。

    当他看到林云蘅的时候,或者说,感觉到林云蘅要来这儿的时候,便开始试着让自己醒过来,全面的醒来,而不像平时小打小闹的样子,就清醒这么一小会儿,然后再度的陷入沉睡。

    自己想要等的人,既然已经来了,那么,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

    桦看着他带了上千年的地方,没有丝毫的留念。

    “平遥,以后,着御剑池,便由你来给我看着吧!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怎么找我的?!辫氲姆愿雷?。

    现在的他,才像是一个上位者!那么的威武霸气!

    平遥点点头,领命,缓缓地离开了这一小块儿的地方。

    王上,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所以他现在就算想劝劝王上,不要就这么的离开御剑池,离开他们这些剑,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反之,还很有可能引起王上的厌恶。

    他能做的,便是领命,好好的给王上看着这御剑池,不让它出什么乱子麻烦王上。

    既然无法留下你,那么,就让我来将你的这一方土地,管理的更好吧!

    感觉到平遥的离开,想着,终于让这把碍眼的剑走了,不要再抢林云蘅的视线了,桦此时特别像一个小孩子,喜滋滋的。

    “我们准备走吧?”桦提议道。

    林云蘅现在,很无奈了。说实在的,如果能将这么一把剑中之王给带出去,那对她来说,肯定是一大助力,只是,确定,她就这么的带着桦出去?真的方便么?

    带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出去,会不会要被说什么的?

    林云蘅表示,她还是有点担心的??!

    似乎是看出了林云蘅的担心了,桦微微一笑,“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就这么的跟着你出去?”

    林云蘅一愣,不知道桦是怎么看出自己的心思的,微微一愣,随即又点了点头。

    点头就点头嘛!反正这个事情,她是不想接下来的。原因很简单,伤脑筋。

    “我怎么不知道明天就要出发?”看着萧疏师兄回答了哥哥的问题之后,哥哥居然还满意的笑着,林云蘅顿时就不满了。

    这是什么时候下的决定?她为什么不知道?

    萧疏朝着林云蘅眨了眨眼睛,咳了两声,“云蘅师妹,你不是想着,要明天就走的么?”

    林楚狂现在是双手抱着,看戏。

    天大地大,看戏最大。

    看看未来的妹夫这个样子,也是很有趣味的。

    而且,要是以后妹妹想起来护短了,那自己这个哥哥,也就要成了外人了。

    所以现在,就要好好的,抓紧了时间,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林云蘅只是冷笑着,只字不言。

    她现在有小情绪了!不开心了!师兄他现在,已经会不问她意见,然后自作主张了么?

    虽然,她也是很同意,他们明天就出发去御剑池的。

    只是,现在她不爽了,要是萧疏给不了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便想着,等过了明天,再说去御剑池的事情。

    反正,要去御剑池的是她,她现在就是任性了,怎么了?

    林楚狂看着自家妹妹的表情,从小的相处,尽可能的宠溺着这个妹妹,几乎是林云蘅的一个表情,他便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大概是想说什么话,想做什么事情了。

    所以,现在,对于萧疏吃瘪,林楚狂,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云蘅师妹……”最终,还是萧疏先服软了下来,低头认错,“我不该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便说你明天要去御剑池的?!?br />
    “那你说说,我什么时候去御剑池,比较合适?”就在这时候,林云蘅却突然傲娇了起来。

    萧疏:……

    一脸蒙圈。

    林楚狂在旁边倒是看得乐呵,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了。

    “哥哥,你在笑什么?”虽然林楚狂立即闭上了嘴,生怕自己刚刚笑出声,会要躺枪,不过,林云蘅还是将那双秀气的杏仁大眼瞪向了他。

    林楚狂立即笑不出声了。

    这下子,萧疏倒是很想笑了,不过,他现在毕竟还是“有错在身”,对方还是自己的大舅子,要是现在就这么不厚道的笑了,那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估计还就真没人会站在他这一边了。

    萧疏只能极力的忍住笑意,肩膀还好,还不至于笑的一抖一抖的,这样,一下子就能被云蘅师妹和林楚狂给看出来了。在林云蘅和林楚狂的眼里,萧疏只是板着脸,头微微地下,然后一句话也不说。

    “我怎么不知道明天就要出发?”看着萧疏师兄回答了哥哥的问题之后,哥哥居然还满意的笑着,林云蘅顿时就不满了。

    这是什么时候下的决定?她为什么不知道?

    萧疏朝着林云蘅眨了眨眼睛,咳了两声,“云蘅师妹,你不是想着,要明天就走的么?”

    林楚狂现在是双手抱着,看戏。

    天大地大,看戏最大。

    看看未来的妹夫这个样子,也是很有趣味的。

    而且,要是以后妹妹想起来护短了,那自己这个哥哥,也就要成了外人了。

    所以现在,就要好好的,抓紧了时间,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林云蘅只是冷笑着,只字不言。

    她现在有小情绪了!不开心了!师兄他现在,已经会不问她意见,然后自作主张了么?

    虽然,她也是很同意,他们明天就出发去御剑池的。

    只是,现在她不爽了,要是萧疏给不了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便想着,等过了明天,再说去御剑池的事情。

    反正,要去御剑池的是她,她现在就是任性了,怎么了?

    林楚狂看着自家妹妹的表情,从小的相处,尽可能的宠溺着这个妹妹,几乎是林云蘅的一个表情,他便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大概是想说什么话,想做什么事情了。

    所以,现在,对于萧疏吃瘪,林楚狂,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云蘅师妹……”最终,还是萧疏先服软了下来,低头认错,“我不该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便说你明天要去御剑池的?!?br />
    “那你说说,我什么时候去御剑池,比较合适?”就在这时候,林云蘅却突然傲娇了起来。

    萧疏:……

    一脸蒙圈。

    林楚狂在旁边倒是看得乐呵,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了。

    “哥哥,你在笑什么?”虽然林楚狂立即闭上了嘴,生怕自己刚刚笑出声,会要躺枪,不过,林云蘅还是将那双秀气的杏仁大眼瞪向了他。

    林楚狂立即笑不出声了。

    这下子,萧疏倒是很想笑了,不过,他现在毕竟还是“有错在身”,对方还是自己的大舅子,要是现在就这么不厚道的笑了,那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估计还就真没人会站在他这一边了。

    萧疏只能极力的忍住笑意,肩膀还好,还不至于笑的一抖一抖的,这样,一下子就能被云蘅师妹和林楚狂给看出来了。在林云蘅和林楚狂的眼里,萧疏只是板着脸,头微微地下,然后一句话也不说。

    实际上,其实是萧疏害怕自己就这么一说话,就会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倒霉的就会是他了。

    现在这个样子,还挺好的,在云蘅师妹看来,还是一副陈恳认错的样子呢!

    何乐而不为?

    萧疏现在,心里的小算盘,那是打的响响亮的了。

    见萧疏师兄现在是一幅痛定思痛的样子,也是在陈恳认错了,林云蘅便说道,“那既然这样,萧疏师兄,看在你认错这么陈恳的份上,我便明天去御剑池,怎么样?”

    林云蘅的这一句话,萧疏立刻放松了下来了。

    嗯,云蘅师妹已经不介意这件事情了,他现在也用不着笑林楚狂跟他一样,一起承担着云蘅师妹的怒火了。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88彩票APP下载 www.0wr26.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