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88彩票APP下载 www.0wr26.com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云蘅进入琼州秘境的第二天,嗯,她又没出什么事情,与她交好的萧喻出了事情,先是与戚远同行,具体原因不明,随后过了最多一个时辰的时间,萧喻便被一个神秘人给撕裂秘境的屏障,给带走了。

    从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带走萧喻的人的修为是十足的高,不是现在他们所能了解到的范畴。而且,听说那个神秘人,带走萧喻,是想要收徒来着的,在带走了萧喻不久之后,便有人登顶,来找掌门陆远航,随后陆远航便去了萧喻的师父何边那儿。

    林云蘅进入琼州秘境第三天的时候,居然没有什么与她或者是直接有关或者是间接有关的事情传了出来,贺凝霜表示,她觉得很惊讶,这真是一个平静而无聊的一天,没有八卦,只有酒与肉相伴,可她之前不是听人说过什么“酒肉穿肠过”的么?这样想想,便更觉得忧伤了,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不是自家的云瑕峰,什么落日西沉,什么落霞孤鹜,什么落花流水,到最后,都抵不过紫枫师兄一过来,就将自己的一坛上好的桃花酿给拐跑了的事实。

    这样想想,还不如当初也跟着去琼州秘境的呢!贺凝霜现在觉得,如果再没有与云蘅有关的事情,或者是宗门里出了什么大事情,自己会无聊到弹一天的琴的。弹琴是消遣,是与云蘅传讯的通道,可是它不是自己用来修炼的??!自己跟着师父,主要学的是炼丹和法修的修炼法子,偶尔还跟着师兄学了一两招剑修的口诀。

    只是现在,师父不在,给云蘅他们去蒲羽宫带队去了,还有半个月才能回来,自己实在是懒得翻阅师父的炼丹手册,而且,她现在也不能就在这云瑕峰炼丹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将这云瑕峰给炸了,或者伤到了这儿的海棠树,那云蘅他们一回来,看到了这儿的情况,想必就是云蘅找她来拼命,舞曦师叔找师父说打一架什么的吧?

    林云蘅想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没想明白,便又继续寻灵草去了,萧喻要寻的灵草有那么几株不太好找,得用心点才行,找完了萧喻的,就得给凝霜去找,找完了凝霜的,还要帮着沐晨去找,沐晨的那些灵草的要求还得高,高品质的灵草,炼化了之后,才更有助于给那个什么叫凌无邪的人重练经脉。

    真不知道凌无邪有着什么好的!林云蘅在心底默默地嘀咕了一句,真有那么好,会被人弄得经脉都断裂了么?哦,不对,那个叫凌无邪的家伙,花言巧语的话,应该是很厉害的,你看现在沐晨和她哥沐枫,进个秘境都在为了他忙着找灵草那些的,这次要不是运气好,她还在旁边帮这沐晨,最重要的洗筋伐髓草估计就只能用其他的代替了。

    林云蘅一个人闷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最后只能在沐晨看不到的地方叹息,也就自己能一个人想想了,那个凌无邪,真有什么事情,与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看着沐晨合眼缘,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看他们找这些灵草挺辛苦的,能帮上一把是一把,恩情那些的,就让凌无邪记着沐晨的好吧!若是以后出了什么事情,凌无邪又想着作壁上观的话,她会让凌无邪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的。

    远在沐枫家里床上躺着的凌无邪:……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却还能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呢?难道是他之前的那些风流情债?在知道他的经脉尽断、修为尽无的时候,准备登上门来,毁尸灭迹么?

    凌无邪打了个冷战,希望这是他出现的幻觉,因为他记得,他和那些女修在一起的时候,是一拍即合、两厢情愿,从不存在着他强迫谁的情况,分手了,也都是在尊重对方女修的前提下,给了一大堆资源补偿,和平分手的。

    当然,他这么风流成性,在修仙界也是有些名声的,有的人因为他的修为而出名;有的人因为他的天资潜力而出名;有的人因为他是大家族的继承人而出名,而他凌无邪,则是以他的风流不羁而出名。

    毕竟,他差不多是一年换一个女修与其双修,期间,会将这个女修,在他心情不错的情况下,尽力的宠上天,宠到左右人都会以为这个女修会是他纵横修仙界,结为道侣前的最后一个人,然后一年时间差不多到了,便会毫不拖泥带水的与其好聚好散。

    甚至有人还为与他在一起过的女修列了个排名,毕竟,他看上的女修,各有各的特色嘛,然后,那些女修的拥护者,就开始暗地里各自找麻烦了,嗯,当然,被找的最多的,当然是他,毕竟,与他们的心目中的女神在一起了,居然还想着分开,简直不可饶恕。

    又仔细想了想,之前她独自寻找的时候,这些最重要的灵草都没找到,只是能找到些不是很重要的,那这应该是云蘅给她带来的好运。想到这儿,沐晨连带着看向林云蘅的目光已经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感激了。大恩不言谢,她能做到的,便是以后云蘅出了什么事情了,雪中送炭,有什么好事了,锦上添花。

    刚想完,沐晨便连忙否决掉这个想法,什么叫雪中送炭?那是在落难的时候,云蘅的气运这么好,又怎么会遇到问题呢?她能做的,锦上添花便已经足够。

    “想什么呢?站在这儿发呆?”林云蘅敲了敲沐晨额头,笑骂道,“你快来看看这个到底是不是七色堇?”

    沐晨被林云蘅敲得额头都红了,她不满的想要敲敲林云蘅的额头,却被林云蘅踏着鬼步巧妙地躲开了,“小丫头,怎么也开始学会敲别人头了?跟这学的?这学坏了都,等回去好好教训教训他!”

    林云蘅偷瞄着沐晨的动作,见她似乎是没有敲她脑壳儿的**的时候,这才笑嘻嘻的说道,“好啊,你去教训萧疏师兄去,你把他教训地不再敲我额头了,我才服了你!”

    原来是萧疏??!那她是管不着的,这是这两个人交流的乐趣,沐晨心想,不过嘴上却还是依旧说着,“我倒是谁,原来是他,好??!回去我替你教训教训他!”说着,见林云蘅现在的距离与自己已经非常近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了林云蘅以脑壳儿。

    嗯,手感还不错!沐晨感叹道,然后就立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看起了眼前这株类似于七色堇的灵草。

    林云蘅:“唔……”我把你当姐姐,你却时时刻刻想着趁我不注意,敲我脑壳儿!果然是也被萧疏师兄给带坏了的么?

    林云蘅愤愤不平的想着,不过在看到沐晨在那儿看灵植了,便也不说话,默默地为沐晨在那儿护着。

    沐枫全程被当做空气一样,被无视了。所以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的话,两个那就是半台戏了,剩下的一个男的,就只能在那儿默默地找灵植了。

    沐晨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这株灵植,一边看着各个部分的特征,一边与她之前在灵植谱上看到的熟记于心的七色堇的描绘做着对照。

    若不是因为灵植谱上有着相关的记载,那她怕是只能请云蘅帮忙,将其采摘下来用玉盒护着,然后等回去了让无邪他自己来分辨是不是。毕竟,如果不是七色堇的话,那如此绚丽的颜色,说没有什么危险,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至少还证明了一点,她并没有带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进了一个阵法当中,既然这样,那应该就是她之前的传音石出了些问题,也是因为运气好,才没有撞到锦鹤谷的戚远、邹墨他们。

    “笑什么呢?”曲靖看着在那儿拿着传音石在耳边傻笑着的萧疏,实在看不下去了,提醒他收敛一点,莫被宗门的其他弟子给看到了,不然又会是一场八卦,自然,八卦的男主角便会是萧疏,而女主角,依着那些人的看八卦的能力,很快就能查出来,是云蘅师妹。

    这样,这次玄天宗前来秘境的弟子内部,很快就会流传出这么一则消息,标题他都想好了:萧疏师兄为何笑的如此痴汉?原来是被宗门新晋天才少女林云蘅已俘获!

    见曲靖过来问了,萧疏立刻将传音石收了起来,一脸防备的看着曲靖,“没什么?!逼挠幸恢执说匚抟倭降母芯?。

    曲靖现在,哪儿还不明白给萧疏传讯的是谁?自然是他们的师妹林云蘅了,否则,萧疏那样性子的人,怎么会在众人的面前失态呢?虽然还不明显,目前只有他一个人发现。

    见曲靖回到他之前站着的位置,萧疏这才又不着痕迹的将那块传音石又放在了耳边。这支单独由玄天宗弟子组成的小队,其中就萧疏和曲靖的修为最高,那他们两个,自然是一个在前面开路,一个在最后殿后护着他们。

    美少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半晌,才似是自言自语、似是回答着萧喻的话,“我年轻的时候,师叔予那种张扬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加在我身上的条条框框,总想着想要去挣脱它们,以此来证实自己的独一无二。然后,宗门当时有这么一条规定,未满二十岁的人,不得到了元婴期便想着突破,需得厚积薄发,等到二十岁才可。

    “我那会儿的性子,又怎么会到了元婴期却不去突破呢?那时候,我到了元婴的时候,才刚到十六岁,正值年少轻狂,从我的师傅那儿知道了这条规矩的时候,一心想着破了这条规矩,便不顾师父的劝阻,直接突破到了元婴期。

    “师父在知道我自己偷偷的突破了元婴期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就是罚我去了思过崖待了半个月。突破了元婴期之后,我刚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只是后来,又过了几年,比如说师兄,他已经长成了青年的模样才开始冲元婴期,后来,他的模样,到了现在依旧是他青年的模样,而我想再改变自己的模样,已经是来不及了?!?br />
    萧喻听完苍对她叙说的原因后,沉默了。

    既然有这个规定,那为何萧疏师兄和曲靖师兄修炼到元婴期的时候,也没有到二十岁?这是在宗门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苍,为什么要这样说?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88彩票APP下载 www.0wr26.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

天津时时彩豹子遗漏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 体彩快中彩17100557 任选九场预测最新 快乐十分天津 天津时时彩官方开奖 3d历史上315期开奖记录 福建36选7第11055期 请问马会开什么平码 黑龙江体育彩票网 足彩胜负彩任选场开奖结果 财富特码诗 北京快三助手苹果版 今天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